中纪委上半年通报25名高校干部 多数涉嫌受贿

来源: 作者:发布时间:2016-10-23 11:56 访问:4998次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中纪委上半年通报25名高校干部 多数涉嫌受贿

   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又通报了3名高校领导干部:中国民航飞行学院原院长郑孝雍(正局级)、副院长吴旭勇(副局级)、副总会计师刘洪元(正处级)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被立案调查。

与其他被调查者稍有不同的是,上述3人被“移送司法机关采取强制措施”。

   上述3人中包括1名高校党政“一把手”。除此之外,半年间还有安徽省滁州职业学院院长黄修玉、东北石油大学原党委书记孙彦彬、江西景德镇陶瓷学院原党委书记冯林华等人被通报。

统计显示,在通报的25名高校领导干部中,有党委书记9名,院长5名,副校(院)长9名,另有正院级干部1名、副总会计师1名;其中,高校党政“一把手”(党委书记9名,院长5名)人数达到14名,占比超过半年通报总人数的一半。

就此问题,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向《法制日报》记者表示,在高校腐败领域,“一把手”占比较高,说明高校的行政化现象确实比较严重,即权力过大又不受制约,尤其是对高校的监管相对比较弱。

庄德水认为,近年来,高校的“一把手”已经成为腐败的高危群体,因为他们掌握着人事权、决策权等,容易在基建工程等领域犯错,“针对高校领导班子特别是主要负责人的监督,现在已经是一个重点和难点的问题”。

    7名领导干部涉嫌受贿

    5月25日,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“纪律审查”一栏发布消息称,四川大学原党委常委、副校长安小予被“双开”。

    安小予是河北怀安人,出生于上世纪50年代,曾担任四川大学规划建设处处长,四川大学党委常委、副校长等职务。

    2013年12月18日,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消息,安小予涉嫌严重违纪,接受组织调查。一个月后,他被免去四川大学党委常委和副校长职务。

    2014年3月,四川省纪委将安小予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。

    2015年1月,安小予被检察机关提起公诉。3个月后,四川省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安小予涉嫌受贿一案。

    经审理查明,2001年以来,安小予利用任四川大学规划建设处处长、副校长等职务便利,在工程招投标、工程建设等方面,为他人谋取利益,非法收受现金、财物共计人民币353.4万元。

   包括安小予在内,今年上半年总计有7名高校领导干部被开除党籍或开除公职(或“双开”),其中包括湖北第二师范学院原党委书记严文清、湖北美术学院原正院级干部官汉蒙等。

   庄德水表示,“双开”可以说明,高校治理腐败问题也必须用“重典治乱”方式,在高校形成高压反腐的态势,约束领导干部手中的权力。

   《法制日报》记者梳理发现,被“双开”的7人都收受贿赂或收受巨额贿赂。

    区别在于,各自收受贿赂的形式不一样:严文清利用了承接工程、工程款项支付、合作办学等方面便利敛财;侯端敏利用职务便利,在干部选拔任用、企业经营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,索取、收受贿赂;官汉蒙利用了企业经营、学生招录、干部任用等收受贿赂。

   此外,在被宣布接受调查的19人次中,已经有4人被检察机关立案侦查或决定逮捕,他们包括:新疆医科大学原党委书记、副校长李斌,武汉软件工程职业学院原党委书记黄凤凯,东北石油大学原党委书记孙彦彬,贵州省凯里学院院长、党委副书记吴军。

   一个值得关注的细节是,上述4人都涉嫌受贿罪。此外,孙彦彬还涉嫌利用影响力受贿罪。

对此,庄德水认为,这几个领域恰恰是高校腐败的重点领域,因为这些领域涉及到高校的人、财、物等管理环节,在缺少监督的情况下,容易产生腐败,“主要还是集中在高校基建领域,跟高校的规模扩张相关”。

    破除高校腐败之路何在

    5月4日,教育部印发了《关于深入推进教育管办评分离促进政府职能转变的若干意见》。

意见提出,要“建立符合学校特点的管理制度和配套政策,克服行政化倾向。积极创造条件,逐步取消学校行政级别”。

    在竹立家看来,这正是破除高校腐败的“治本之道”,“就是学术的归学术,管理的归管理,打破高校的行政化现象”。

    庄德水考虑高校腐败的“破解之道”是,一方面,教育主管部门要加强自上而下的监督和管理,“可以在高校探索校内巡视,由教育行政部门派出一个联合性巡视组在高校之间进行巡视,从而发现高校领导干部的问题”;另一方面可以加强内部监督,就是需要完善高校内部的治理结构,强化学术权力的主导性,减少高校行政化色彩。

   “建立相应的机制缩减高校的行政权力,扩大学术权利和民主权利,让广大师生参与高校的监督和管理,对高校领导层形成有效的监督和制约。”庄德水对《法制日报》记者说,“特别是要破除行政权力对行政资源的垄断。”

     学者的呼吁与教育改革方向相一致。

     意见要求,给予学校办学自主权,并制定和修改法律法规,从法律上给予保障。具体包括要“全面清理规范性文件,减少对学校办学行为的行政干预”。

意见提出:到2020年,基本形成政府依法管理、学校依法自主办学、社会各界依法参与和监督的教育公共治理新格局。